记录黑客技术中优秀的内容,传播黑客文化,分享黑客技术精华

转危为机:美军借鉴阿富汗撤离行动经验塑造JADC2

2022-01-05 17:52

编者按

美军在阿富汗撤离行动中开展了“奥苏斯项目”(Project Orsus),组建数据专家团队以解决相关数据挑战,包括难以找到所需信息、系统无法互相对话和数据存储问题等。

“奥苏斯项目”由美国联合参谋部J-6部门组织开展,并获得美军多个数据分析平台的支持,涉及到美国空军“远景”(Envision)项目、陆军“优势”(Vantage)项目、太空军“扭曲核心”(Warp Core)平台、美国防部Maven项目及Advana平台。通过连接多个数据源,该项目为联合参谋部和其他人员提供近乎实时的信息,在数日内将高度人力密集、低置信度的数据提取流程转变为无需人工、高置信度的自动化流程。

美国联合参谋部认为,阿富汗撤离行动是“数据问题研究的典范”,有助于塑造美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概念。在撤离行动后,美军并未解散该项目,而是决定将其扩大,以关注阿富汗以外的其他主题。作为美国防部“人工智能和数据加速”(ADA)计划的一部分,“奥苏斯项目”团队成员现在正与各作战司令部密切合作,从而将数据和数据支持技术扩展到作战司令部。

奇安网情局编译有关情况,供读者参考。

美军去年从阿富汗撤出平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面临着多重挑战,也取得了一些成功。美国国防部官员称,撤离需要大量数据,这也带来了一些障碍,但最终证明是成功的,并为未来行动提供了经验教训。

非战斗人员撤离行动(NEO)是史上最大的此类空运。结果是在17天内从喀布尔撤离了124000名平民,其中包括单日撤离了19000人,平均每天撤离7500人。根据美国运输司令部的统计数据,在撤离的人员中,有6000名是美国人。在空运高峰期,飞机每34分钟起飞一次。

事实证明,定位和使用大量数据具有挑战性,但为克服这些挑战所做的努力将有助于塑造美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概念。JADC2愿景代表了从以网络为中心到以数据为中心的作战转变,可以说是美军的历史性转变。

美国联合参谋部J-6指挥、控制、通信和计算机/网络主管兼首席信息官丹尼斯·克劳中将表示,与数据相关的挑战包括难以找到所需的信息、系统无法互相对话和数据存储问题。丹尼斯·克劳报告称,“我们所做的很大一部分是发现学习。我们有数据,但我们不知道它在哪里。所以,我们必须去找它。我们的流程过于劳动密集,需要自动化。我们需要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层。我们需要某种程度的预测分析来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为了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提供其需要的信息,美国联合参谋部J-6在一项名为“奥苏斯项目”(Project Orsus)的特殊工作下组建了一个数据专家团队。该项目获得了各种数据分析平台的支持。上述平台由空军的“远景”(Envision)项目、陆军的“优势”(Vantage)项目、太空军的“扭曲核心”(Warp Core)、负责情报和安全的美国防部副部长的Maven项目以及美国防部长办公室的Advana平台提供。该项目连接了多个数据源,为联合参谋部和其他人员提供近乎实时的信息。

丹尼斯·克劳表示,这表明凭借“大量的决心和精力,我们能够克服”这些挑战。他表示,“我们请来了数据专家,他们可以帮助我们编写算法,让这些机器更好地协同工作。我们能够解决一些数据存储问题,例如我们如何合并数据、哪里是保存数据的最安全地方、我们如何建立对数据的访问以及与谁共享数据。”

作为克服挑战的一个例子,丹尼斯·克劳引用了跟踪在喀布尔周围运行的飞机的必要性。他称,“如果你考虑一下情况有多复杂,有多少航班进出,有多少航班来自不同的承运人,从军用飞机到合同飞机再到商用飞机,以及人们出现在多个地点,在他们被带到美国之前被空运到这些地点。这是一个非常动态的通信挑战环境。”

丹尼斯·克劳解释称,弄清楚谁需要访问该跟踪数据,评估信息的置信度,然后找到它并“自动将其引入”增加了挑战,其中包括“从系统的正式报告到临时系统再到聊天窗口的所有事情,能够提取这些数据并使其成为一个无需介入的过程。”他补充称,“在几天的过程中,这从高度人力密集、低置信度评分转变为更高的置信度(意味着更准确),转变为无需介入的自动化方法。”

“这表明,只要有意愿,就可以做到。”

丹尼斯·克劳强调了阿富汗非战斗人员撤离行动(NEO)对JADC2未来的影响。他表示,“我会考虑的单词是‘机会’。该NEO的几乎每个方面都涉及JADC2的一些慎重的小部分。这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机会,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开它,看看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

美国联合参谋部J-6副主管、JADC2跨职能小组主席罗伯特·帕克准将赞同丹尼斯·克劳的说法。他从多个方面将阿富汗非战斗人员撤离行动(NEO)描述为“不仅仅是一次军事行动”和“JADC2数据问题研究的典范”。他表示,“当我们谈论JADC2和数据标准时,这确实强调,它不仅要了解权威数据源,还要了解如何管理和存储数据、如何访问数据、如何标记数据,然后是与如何以正确的方式移动数据并将该数据发布给他方所并行的政策。”

联合参谋部J-6的JADC2部门负责人兼JADC2跨职能团队副主管夏琳·劳克林将“奥苏斯项目”描述为其最感兴趣的项目之一。她表示,“当我们在阿富汗开展行动时,它正在联合参谋部和作战司令部工作,以便能够跟踪并向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报告近乎实时的数据。从中吸取的教训真正展示了我们目前在访问数据、数据源的准备情况以及谁能够共享数据并根据密级查看数据方面面临的挑战。”

事实证明,该项目非常成功,以至于官员们决定将其扩大而不是解散。丹尼斯·克劳表示,“人们非常渴望做到这一点,以至于我们还没有解散我们组建来完成这项工作的团队。事实上,我们正在扩展它,我们正在着手解决下一个问题集。我们今天在五角大楼开展了一项工作,这有助于我们为更大的JADC2指明前进的道路。”

丹尼斯·克劳补充称,这个新焦点包含了很多内容,包括人道主义救济、医疗界数据问题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要求。他称,“一个例子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一些信息请求。当主席询问有关特定问题集的信息时,他们可以研究。”

夏琳·劳克林同意该项目将影响JADC2。她称,“该项目现在专注于阿富汗以外的其他主题,我认为这些主题是JADC2的核心,支持我们以数据为中心的方法。如果我们不将我们的数据视为战略资产——如果我们不了解数据的质量、数据的准备情况,并且我们无法在整个国防部共享数据——那么我们并不以相同的感知水平开展行动,这可以追溯到JADC2的宗旨,即感知、理解然后采取行动的能力。”

作为美国防部副部长“人工智能和数据加速”(ADA)计划的一部分,“奥苏斯项目”团队成员现在正与各作战司令部密切合作。

夏琳·劳克林提出,“我们从该团队获得的东西现在与JADC2跨职能团队保持一致,从而继续开展类似工作……以便我们能够更好地吸取经验教训,并为来自JADC2跨职能团队的未来工件提供信息——更新参考架构、数据标准和政策以及我们的实施计划。”

ADA计划包括来自联合人工智能中心、首席数据官和首席信息官办公室等的运营数据团队和人工智能专家团队。夏琳·劳克林称,“ADA专注于我们如何将数据和数据支持技术扩展到作战司令部。从联合参谋部的角度上看,我可以告诉你,谈论我们如何将资源分发给最需要的人是绝对重要的。”

美国印太司令部J-6或指挥、控制、通信和网络主管杰奎琳·布朗准将称,该司令部是首批与ADA团队合作的作战司令部之一。她称,“虽然我们明白保护数据至关重要,但它不能以牺牲需要使用它来实现决策优势的人的可见性、可用性或可发现性为代价。当我们与ADA团队合作时,这可能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丹尼斯·克劳建议,对于未来行动,应该事先建立类似于“奥苏斯项目”的团队。他称,“我们需要做的是提前创建这些,并确保我们可以随叫随到,我们养成允许这种类型收集展示的习惯,让我们摆脱手工制作业务。”

声明:本文来自奇安网情局,版权归作者所有。


知识来源: https://www.secrss.com/articles/37877

阅读:37856 | 评论:0 | 标签:美军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转危为机:美军借鉴阿富汗撤离行动经验塑造JADC2”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黑帝公告 📢

永久免费持续更新精选优质黑客技术文章Hackdig,帮你成为掌握黑客技术的英雄

广而告之 💖

标签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