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黑客技术中优秀的内容,传播黑客文化,分享黑客技术精华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徐春云《人生是一辆开向终点不停站的列车》

2022-03-10 01:57

作者: 徐春云
创建: 2022-02-22 16:40


《人生是一辆开向终点不停站的列车》

北分徐春云的绿盟回忆 2011.9-2016.8

收到四哥约稿,不知所措,马上跨入不惑之年的我,努力回忆像尘埃一般黯淡无光的自己,在NS的宇宙里被各路大拿照亮的日子。毫无疑问这段时光,留给我的烙印最为深刻。

进入常年获评中关村最佳雇主的NS宇宙是机缘巧合,我要感谢Adam一直耐心的等我完成与前前前东家的项目和工作交接后办理入职手续。

****北分和安全服务部****

北分在花园东路11号泰兴大厦(挨着那个国人眼里的不争气的中兴)顶楼办公,装修风格透着浓浓的日式冷淡风,开放式转角大工位,开放空间有咖啡机,最神奇的是有coca-cola的冷柜,装满了可口系的各种冷饮,可能是少不经事或者没见过世面,我也干过拿绿盟的黑色帆布包往回装饮料的勾当,心里泛起一阵有便宜不占xxx的快感,等我快离职的时候,冷饮福利已经悄然取消,让人心有戚戚焉。

我所入职的安全服务部是一线“出台”部门,专门干着服(tao)务(hao)客户的勾当。入职的第一天,Teco接待了我,并把我交给的我的导师凯叔。凯叔通过不多日观察看出来我不是个做技术的料,没过多久就让我转去PM组(PM专门管理客户期望,协调各种资源,说白了就是没有啥技术含量的的打杂的)。现在的Teco在NS总部,专注安全领域的项目孵化和投资,特别符合他智多星的特质。而凯叔已经贵为某金融科技集团的首席信息安全官了。

安全服务部的氛围极好,基本上每天中午都能去牡丹园区湘彬萱湘菜馆团建一番,因为Adam和Teco都是霸蛮的湖南人,已经和饭馆老板谈得了8折饭票权,提绿盟就给优惠,这可苦了不能吃辣的凯叔了。离开了五年多,别说还挺怀念这个“绿盟食堂”的。

在北分和安全服务部,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并且可以说引起了圈内轰动,那是某一年的年会,北分要出节目,北分销售胡靖作为舞蹈科班出身,复刻了霓虹国的热血男儿扇子舞(观众老爷们可自行百度这个舞蹈的尺度),这个任务让Adam接了,而我作为一个协调性、乐感、节奏感都不好的人,自然的选择了装病遁逃,这引起了参与节目的部门同事的侧目,为此我还一度心生愧疚。此舞蹈在年会一经上演,引起少男少女尖叫一片,据观察,屁股扭的好看的有bobo、葛二蛋;胸肌发达的有rudsyan、辉哥;瘦的像猴的Eric张。回忆的一瞬,仿佛这个的表演(据说优酷有视频)就在昨天发生,而这些同事都离开了NS宇宙,往着更好的星辰大海而去了。Adam宣布退休的那一刻,以及我们在某馆子送别他,喝大酒的场景也都历历在目,他在土澳过的挺好,还利用国球发扬了国威,我们纷纷表示是实名羡(ji)慕(du)。

****总部的高手们****

和总部的高手的交集发生在我在某国有行驻场的日子。该行大批量应用了冰之眼ids4000用于互联网边界的入侵检测,而在某天下午客户领导被某神秘机构邀请至现场,并被秀了一脸的针对某系统的SQL注入攻击。冰之眼没有告警,客户想当然震怒,无奈之下胖熊只好请求总部高手现场应援。在那天一直忙到深夜的应急现场,我第一次见到了四哥、Star、小华、郭大兴、姜凯等同事。Star慢条斯理,不紧不慢查看“事故现场”,四哥分析问题有理有据,其他同事也尽显出专业范,这让在客户现场的我感到底气十足,也让客户心服口服。而后面的事情出乎意料之外,这批设备有丢包的现象,可能没有告警的原因并不是规则集不完善,给客户批量替换设备后解决,客户也对绿盟的服务表示了认可。插句题外话:客户和我讨论过IDS是几层设备,我们互相没有能说服对方,有懂的可以留言。

从国有行驻场项目回到公司后,又因为某些项目上应急响应的事情(恶意样本)搞不定,遂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联系了四哥,四哥很快应承下来,并告知样本的检测结果,使得项目能够顺利交付。我当时压根都不相信四哥还能记得我,包括后续引起某部重视的“证券幽灵”事件的应急处置,都离不开四哥为首的总部安全研究院的协助。我想这种互相帮衬,互相搭台是恁谁都夺不走的一种基因传承,希望现在的绿盟也依然能够这样。

回忆的花絮:在15年4月的司庆会(就是我上台领三年服务金牌的那次)间歇,在总部见到四哥,一阵寒暄后,我、杨杨同学分别和四哥合影了,杨杨同学从来都不避讳她是四哥的迷妹,合影秀出后,胖熊和Adam醋坛子打翻。

****足球队记忆****

入职NS不久时间就知道公司有个足球队,加入球队后每周都盼着奔向绿茵场的那一刻。为了约球约场地,从宇队长也是操碎了心,人民大学,民族大学都留下了我盟足球队的身影。有一个球场瞬间,后来常被人调侃,据说是在下着大雨的民大小操场,不知对阵哪个客户的比赛,我抢走了老沈的任意球主罚机会。我努力回忆了一番,当时确实还不认识老沈,那就这样吧,既来之则安之。足球队里还有人称车道沟梅西的杨军锋,自诩盘带高手,略罗圈的腿型一看就是个好把式,他喜欢模仿小罗的招式,而他的广西杂壮普通话也很让人头大。他除了在广西养猪,还去了趟花旗国火眼,现在又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不知道现在绿盟还有没有足球队,而我也慢慢去尝试长跑了。

*****写在最后****

5年的岁月,1300多个工作日,记得我离开的时候,脑海里响起的是谭校长的“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要走一刻,请不必诸多眷念”。而我又如何能不眷恋?因为这里有带我成长的大神,有伴我共同进步的同袍,有苦亦有乐,还有很多记忆闪回的瞬间,还有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在NS宇宙20周年庆期间,收到了印有我工号2036的“狗牌”,还有写着“我是水泥地里长出的花儿”的书签,这深深的感动了我。我想所有收到纪念品的“绿离子”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应该都有被触碰到。

聚是一团火,散是漫天星。希望绿盟越来越来好,希望离开的,留下的都能顺顺利利,因为我们在这趟人生的列车上共同前行,相互守望过。

------------------------------------------------

scz:

抢眼圈任意球这个,赞。不能让那些怎么也罚不进任意球的人主罚,虽然换个人,结果也一样。你们还是不要再提绿盟足球队了,我们这些不踢球的隔着帝都几个环都能收到附加伤害。

那次出台到现场,不算研发这边的,我能记得的还有延晋、李兰宇、胖熊。出发前我念了一句,走,当孙子去。晚上,胖熊张罗着送到机房一拨盒饭。快午夜了,好像是胖熊开车送我和小华回去的,太久了,记不清了。大兴在他的回忆中提到的状态机也是这事后续的一部分。

李兰俊后来又见过两次,一次是年会上有个节目他参加了,看到在台上的他。另一次年会结束,在北外礼堂外碰上了,寒暄了一番,他对我还记得他的名字表示惊讶,这反倒让我觉得奇怪,一起出过台的,不记得名字才是奇怪。然后和他、眼圈三人合了一张影,在他手机上,我没有。后来听说他回老家那边了,再后来,他也离开了NS宇宙。

胖熊说他忙过这阵子,3月才能交作业。


春云末了在微信上跟我说,回忆写完,心中无限空虚和迷茫。


------------------------------------------------

徐春云: 我好多回忆都碎片化了,相见不如怀念其实不对,怀念的时候应该找机会相见。昨天的文章看到徐祖军的名字,我对他的印象是学院派外加实践者。


知识来源: id=e70b811c352b85c21988811901981270&source_url=https%3A%2F%2Fmp.weixin.qq.com%2Fs%2FzaK9E2MjIx11oebSXmfV1A

阅读:247402 | 评论:0 | 标签: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徐春云《人生是一辆开向终点不停站的列车》”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黑帝公告 📢

十年经营持续更新精选优质黑客技术文章Hackdig,帮你成为掌握黑客技术的英雄

🙇🧎¥由自富财,长成起一↓

标签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