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黑客技术中优秀的内容,传播黑客文化,分享黑客技术精华

NSFOCUS旧友记--原西研李冬

2022-03-20 01:57

作者: 李冬
创建: 2022-03-09 05:36


《本是江湖人,奈何入职场》

【题记】 2022.3.8

特别鸣谢四哥转小黑邀约并鼓励写青春回忆录,18年就有意写,但限于当时心境未能下笔;

我人闲话多,轻易不动笔,动笔就是流水情,正文冗长,很影响看官感受,还请见怪勿怪。(全文8500余字,酌情浏览)

文中出现人物,皆是11年后的新起之秀,之前的骨灰级元老都未有涉及。

【本人】 1988.9

喜欢军人,梦想军旅生涯,填报志愿体检时,身体不合格(19年戒酒跟此有关),作罢,志愿便由城市的姨妈做主,选了计算机;

大学以前计算机只是在教学时偶尔摸过,只会玩超级玛丽,还老被占课,吾乃良民,网吧一是家里不让去,二也没钱去;

喜欢武侠,畅想豪情万丈,四海皆友,两肋插刀,肆意纵横,一把剑,一壶酒,一身蓑笠,风雨无悔,快意恩仇,哪怕是乔峰般的离去;

步入社会,发现此江湖非彼江湖,碎银几两是首要任务,此江湖名曰职场,为的是生计,但我依旧没有多大的理想与职业规划,只是幻想梦里江湖。

【结缘】 2011.6

大四上学期,跟风考研,结果四年大学最远距离宿舍的地方就是篮球场,备研也一样,书本一放返回操场,结果不言而喻,同时也错过了秋招,下学期结果出来后,有点着急,四处投,在这之前关于绿盟一无所知,找什么样的工作也不明确,先找了几个Offer备用,有天绿盟来校招,也顺便参加了笔试,当结果还没出来的时候,隔壁宿舍一位考研考试都能睡过的计算机大牛,说我们师哥在腾讯新开的安徽分舵招人,去试试,我两连夜绿皮车去参加了面试,我顺利的被刷了,他过了,回来后,收到了绿盟的面试通知,他没有,他才告诉我,绿盟很厉害,他一直想去,而我当时是想去安徽,工资6000多,跟华为一个价,就这样阴差阳错,他去了腾讯世纪讯微,我来了绿盟面试。

【入职】 2011.7

2011年应该是绿盟正式扩招的一年,感谢,不然以我的能力,肯定不会被录取。也是那时候开始,结交好多到现在的良师益友。面试时在人民银行旁边的一个宾馆,挺新奇,面试官是谁已经不记得了,一是当时确实不认识,二是紧张的都没敢看脸吧,(如果面试官大人看到的话,别介意,我是一直记着二位并终生感激,有天相认必将重报),只记得面试的时候笔试卷还是简历上面手写了个“关注”,心里好是激动。

【培训】  2011.8

入职的时候,西研还没有装修好,西研跟外地研发的同学被安排在运通104终点的和家宾馆,梦开始的地方,太过怀念,两三人一个屋子,晚饭后睡衣串门,吃着西瓜,相互介绍,一个个年轻气盛,青春貌美,对于刚走出校园,并且没有任何社会阅历的我们来说,只有满满的荷尔蒙。上班一起,吃饭一起,下班一起,加班一起,回家一起,美好青春的天花板。

简单适应后,我们一起去了十三陵水库培训,100多号人,各种今日的大牛云集,培训两周,户外室内的都有,分组根据阶段不同而重新划分,短短两周,美妙的日子,大家不需要关心你来自哪里,家境如何,未来走向哪里,敞开心扉,只是开心的玩,至少我当时的心境就是美,结交朋友,当时100多号人我至少能叫上名字70多号,当然现在能记住的可能就40来位;培训尾声,我还作为男主参演了短视频,体验应急响应的专业性;至今我会时常翻起当时100多G的照片和视频以作回忆。

培训的日子简单、快乐,回味无穷,结束后就分成了小团体,我们主要是以西研小团队为主,周末颐和园、天安门、故宫、王府井、长城、清华、北大,以前只在书上畅想的地方都挨个转了一遍,欢乐的不要不要!

【入戏】 2011.8

益泰大厦三层,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培训后我被分配到RCM-RSAS后台开发,导师是张增骏增哥,师兄是刘新根(早实习半年),师姐是符润珍(不认真,研究生),我们四个一个格挡,斜座位是行政曹曦(曦曦姐,好有气质),我这人一直眼界小,只能看到眼前的人和事,也只关心这些,不知道谁官大,哪个部门厉害,老板在哪个屋子,无所谓,我就认准了我们这四个人和西研的小伙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没那么夸张, 但增哥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几年后他离职很突然我还在出差,给我电话,我马尿哗哗的。师哥老根是个老好人,还邀请我去他家给我下厨房,老根做的一手好菜,赞不绝口。不认真寡言少语,但人很好,就这样我的职业生涯正式开展了。

开始的时候,Linux也不熟悉,老大(增哥)叫我学习基本操作,弄个自动化脚本,自动创建、更新、删除用户脚本,我才开始系统化学习,还在BBS上发了个弱智帖:“创建了用户名为#的用户,提示成功,但不删除”,竟然四哥给我回复了,我当时还不知道四哥的身份。这次跟四哥聊天,四哥也忘记了,查了BBS也没有记录。一周后,老大给了我一台RSAS V5的设备,说随便折腾,学习,之前看了老大的帖子,原来他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

小乐趣:公司竟然有免费饮料,看客们不知道这个对于以前生活拮据的乡里人来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一天起码五瓶果粒奶优起步,连喝带拿,尽管公司不允许。以至于以后每年10斤的增肥速率,128-180.

短暂的北京生活月余就结束了,西研装修好了,打道回府, 但美好的开端就在这一个月。

【美好】 2011.7-2012.10

青春总是美好的,美好的时光就在这两年,回程之前,我拜托西安的女友(妻子)给我们找了住处,真好,单元楼!一个月2500,五个人一间,10楼五个妹子(苏帆、宋旸、贠珊、彭艳婷、舍友),15楼五个汉子(我、王兴、郭勇、何良忠、公方龙),太爽,那一年,10楼15楼像北京生活一样,大家都没有成家,一起上下班,买菜,做饭,看电视,讲笑话,睡衣串门,人间不能再美好。

小趣:有一次我在10楼打升级,结果楼上打电话说灶台炸了,我才想起来还在蒸红薯,急忙上去了,结果那四个哥哥气定神闲该干嘛干嘛,没有搭理我,灶台是玻璃的,由于锅干了,导致热胀崩了,锅还是原封不动,没人管,果然心大。

一年后,大家有人开始成家,有人需要跟女友男友同居就全部鸟兽散开,分别住了。

西电科技园,西研成立时的地方,只有不到30人,也是西研的家底,老大是樊志甲(头),从北京调回西安,带了两位大佬,谭福超和向守鼎,头和谭一呆就是11年,向一年后就离职了。开始的生活我总是先想着人情,再想着工作,只是跟大家想着怎么相处融洽,怎么欢乐,工作是顺手就能完成的事。

头手下四大打手:行政汤玉、人事赵郁、司机小杨(杨浩)、劳力小李(我),出游、团建、年会、聚餐等活动每次都是我们四个,那时候的团建才叫团建,头给汤玉一说,汤玉群里一喊,群雄并起,拖家带口,全员出动,玩的好不自在,西安周边我们基本都逛遍了,体验什么才叫福利。可惜后面人手100多人的时候,发现团建就没那么有意思,队伍大了不好带,别说带家属,有的人都不去,没劲。

后面人多,公司面积扩大,把隔壁纳了进来,大伙从中午干到深夜,搬总部运来的桌椅,组装,弄网线,布置座位,干的那叫一个起劲;  西研开始也没那么多业务,就一个RSAS、BVS、WVSS,后面马刚伟从北京回来,有了Win组,赵刚、李东宏从北京回来,有了研究院,人丁开始兴旺。

西研早年的北京领导接待,那规格是相当高,光女同事就可以把领导灌翻,豪杰人士大有人在,领导里传安总和虎博最有发言权,某次酒场之后再来再也不吃饭,虎博喝高兴了,我们都去撩虎博,掀衣服,偷拍,那种自上而下的亲近与平和感对小员工来说绝对是自豪的。

司花司草:男神王照,女神李菲,两位要颜值有颜值,要才华有才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正题】 2012-2013

RSAS的工作开始只是开发,引擎学习,插件学习,系统维护,打升级包,在各种注释中看到了大神们的印迹(yanhecun,*xu,fanzhijia,zhangzengjun,sunjianpeng)等等,疯狂的汲取知识,同时也快乐的玩耍;那时候的例会全员参与,就挤在一个大会议室,挨个说都干了啥,头再总结一番,乐趣很多。一年后得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份认可,优秀新员工,有一个Ipad,我人生的第三件大的电子产品(第一个是高二生日的时候当时的不能称之为女友的同学送我的MP3,后来她就是我的夫人;第二个是大二的时候奖学金,买了第一台笔记本),因为之前没有所以珍惜、感动、并感激。

12/13年是个人成长最快的时候,后台开发是个好工作,系统学习开机流程、内核裁剪、硬盘加密、虚拟化版、镜像制作、修改历史Bug、优化等等,站在巨人的肩膀就是好。后面也很快当了开发组长,尽管在绿盟的体系里这个岗位是虚的,但是干的不亦乐乎。那时候才有了工作压力,也有远程开发,碰到了极为上进的路娟(娟姐),巴文茂,体验了什么是地域差异带来的工作节奏感,他们两位都是web,太拼了,任何时候问问题都能回答,并且都替我考虑了,配合的相当好。第二年顺利的拿到了第二份认可,公司优秀员工,想起来还是有点自豪。

扩招从11年开始就不停,12年我也当了导师,一位是黑岩同学,太厉害,故事太长,此处不便说;一位是寇阳,刚来时比较憨厚,V6发布之后他就“离职”了,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黑点,多年来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

V5只是维护,从入职的5008,到5012,每个版本都是倾情投入。

V6算是第一个参与了整个开发周期的产品,团队激增到30人,北京西研两地开发,BVS、RSAS、规则组三强联合,老大是PDT经理,娟姐是WEB大拿,建鹏是架构高手,后台:高占松(人狠话不多,到点肯定交作业,写的Shell叹为观止),刘永明、肖剑、王奇、老根、廖新喜(如今已是千万身家)、我、黑岩、寇阳、任鹏、陈诚、苏帆、宋旸、陈志杰、高学玲、杨浩、郭勇、张楠、巴文茂、郭志攀、成成、周平、王岩、孙崇信、李新春、彭艳婷、公方龙、何良忠、李振环、王琰、向智、尹航、段瑶、杨乔、侯国静等(夜深人静,只能想起这么多伙伴),阵容可谓空前强大,大多都是新人,加上异地开发,耗时达9月有余,外加我们出差驻京月余联合开发,终于是顺利发布,算的上是职业生涯刻骨铭心的一段时光。故事很长,只能把旧友都想起,内容收敛。

同年也由谭带领大家,和娟姐及部分同时,发布了AAS产品,尽管后续市场一般,但基线的概念确是很超前。

三年里,由书生意气,到快速成长,再到后面的职场人,终于是对公司的管理结构,组织架构,部门协作,开发流程,人员关系有了清晰的认识,喜忧参半。由单纯的开发,到维护,前场支持,各个环节都有涉猎,收获满满。

【风云】 2014上

盛极必衰,物极必反。

14年,老大让我涉猎工控安全,埋下了伏笔,工控概念火热,公司当然也不会放下这个机会,我开始跟着市场了解工控,认识了王晓鹏,认识了好多前场大拿,深圳、长春、江西、山东、安徽、南京、宁夏、广东等都是后续的职场好友,一年时间有十几次都在出差,应该是那段时间研发角色出差最多的,但公司角度还未提及专门的工控产品或者部门,而市场上的匡恩已经如火如荼。

就在某天我出差南自现场,老大打来电话,说他要走了,工作已经交接,即可离场,太突然,亦师亦友的好领导,好帮手,经常为我遮风挡雨,到我这的工作肯定是我能胜任的,有困难的时候也是他替我挡刀,文档几乎都是他一人写完框架,我们填充,为什么呢?公司容不下他?还是另有更好的机会?还是我们拖累他了?我的职业价值观都有点崩塌,这个至今都是个疑问,尽管我有好多个猜测,但我两多年也没就这个问题探讨,或许是伤心之处。

在这之后风云突变,公司要搞极光SAAS,我也没了劲头,也不想参与,自有人牵头,我果断接了TVM的任务,几乎是只身一人配合巴文茂(来年就离职了)来完成RSAS V5/V6的维护工作,也干的不亦乐乎,落个清闲,但工控的事也没落下。

公司好像开始重视起工控,给RSAS找来了第一位工控开发,和利时的大拿段晋通(良师益友,技术扎实,为人刚正,敢爱敢恨,敢说敢言),工控就在RSAS底下暂时挂着,我们两个算是相依为命,半吊着。

同年公司上市,虽说是好事,但对于屁民来说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利益关系,一大批人开始离职,动摇三大研发中心,大家人心惶惶,领导下基层游说。印象最深的是,有位领导下访,樊头把西研全部的核心人员召集起来开会,会议时间很长,大家说了很多眼下关心的问题,领导一一解答,画了满满一墙面,而其中领导说的最动容的一句就是,公司有无数的旗帜,走了一部分,但真正的灵魂还在,那就是四哥,此处不是恭维,全西研当年骨干都可以作证。大家也算吃了定心丸,对哦,四哥在就不怕。但好像没多久那位领导离职了,我们都在。

【感恩】 2014年底

14年一年几乎没有存在感,直到老段的到来,才有了心劲,但公司并没有大动作;媳妇毕业秋招拒绝了成飞的工作,然后放飞玩了一个暑期,后期工作西安不好找,就没找了,年前收到了江苏三星的offer,人家要求给答复;当时一家公司友人介绍,15000薪资(翻翻)成立西研作负责人,兴奋又紧张,担心实力不够,但还是蠢蠢欲动,有了第一次离职的冲动,给头说了,头是好人,贵人,劝我,让我再考虑,北京王晓鹏也劝我,忍住,公司会有动作。同时我也给北京领导说了,就一个知道了,心里还是有点落寞。

一周后,樊头跟我细细的聊了为啥,我说了媳妇找工作的问题,我也该结婚了,目前的家境及收入完全不够,樊头仔细想了两天,再把我叫去的时候,说如果你媳妇的工作他来解决,我工作的安排公司也有大的变动你还会走吗,遇到如此领导,我想是个人都会感动,樊头兑现了 他的承诺,媳妇一面不面,二面他面,三面虎博面,虎博三清学的是物理,我媳妇学霸一位,本科山大,研究生西交大(问了迁就我考到西安),本来是博士直通,但是她转了研究生就想早点出来,我问她三面跟虎博面试啥,你专业知识啥都不会,媳妇说虎博人可好了,竟然问的是她材料科学相关的知识,两人还聊的极好。竟然通过入职了,我二人神奇的在一家公司。

此事,我更加认证了绿盟的价值观,大神们的事迹是真的,妇科圣手就是典型,公司对于人才的认定是个人的能力,不局限于是否本专业,见证了绿盟的包容,绿盟的人情,虎博的宽宏,也更加认可了樊头的为人,能为兄弟做到这点的领导我不知道多少,但至少他是我的贵人,因为这个我后面的三年是那么的一帆风顺。

否极泰来,好事接二连三,年关放假前夕,王晓鹏私下告诉我公司要成立ICS产品线,我有出头之日了,同日樊头也正是口头告诉了我,下班前我就收到了正式文书,ICS产品线成立,研发经理,直属虎博。

14.12.29 我们领了证。

2014年,贵人离开,贵人还在,感恩樊头,虎博,王晓鹏,段晋通。

【成家】 2015年上

15年年过的特别好,定亲,商量婚期,组织买房,买车。

开工,ICS就三个人,我、老段、王晓鹏,正式招兵买马,与RSAS逐渐脱离。

3月份买房买车,就在西电科技园南门,车就停在园区。

5月份婚礼,老家举办,好不热闹,天公作美,瓢泼大雨,但挡不住贵客临门,西研樊头一家亲临,好多西研小伙伴大雨驱车200km,樊头作为嘉宾还做了致辞,诸位同事,不胜感激,铭记于心。

15年12月公司搬家,神州数码科技园。

【成就】 2015-2018

ICS组有了独立的工作区域,招兵买马,两年时间,ICS组,我,老段,马少帅,卫超,李丹,白肖,杨婉妮,王家晨,侯娇娇,冯懿梦,李二超,梁蒲军,鹏鹏,李阳,孟思涵,刘梦远,程香鹏,刘韩哲,王旭晨,张学聪,杨伦,袁运筹,王晓鹏,还有院长李东宏旗下,程擂,马良,屈国华,邓永凯,朱樱(实习生),刘艺坤,我觉着是最强大配合最默契才华最横溢的阵容,空前团结与兴奋,西研整天都能听到ICS组的欢声笑语,上下一片同心同力同出同食同进,是工作时光最快乐的两年,也是职业生涯最高光的两年。

* 发布了市面第一款工控漏扫系统;
* 发布了工控漏洞挖掘系统;
* 发布了工控IDS、工控审计;
* 导入了工业网闸、工业防火墙;
* 发布了工控等保工具箱;
* 在虎博及公司的大力支持下,搞了公司第一个百万级占地30平的工控安全攻防实验室,倾入诸多心血;
* 组内发现了多个摄像头、PLC  0Day漏洞,并申请了相应的CVE编号;
* 接待了许多前场同事带来的工控客户来访,得到一致好评;
* 承办前后场产品级培训及考核,涉及工控基础知识、产品知识及现场应急,为公司储备了大量的工控人才;
* 基于沙盘搞的协议分析、漏洞挖掘,蠕虫研究。
* 支撑了大量的工控售前工作,就在那两年我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ICS组的团结,我觉得是最好的,团建虽然没有公司大的投入,没有出国体验,没有高级会馆体验,但对我们来说,街边摊,轰趴馆,KTV,上王村,只要有人就够了,诚心以待必有真情回报。




【离场】 2018.11

江湖不是江湖,职场只是职场,生计也很重要。

王晓鹏说我陕西人有个特色,爱要面子,我说我那是仗义,豪情,我可以没钱吃饭,但我伙计不能不请。

事实上,工作了8年,我并没积蓄,反而一身债务,家里硬花销,还有“大手大脚”的招待朋友,工资那几年行情不高,加上股票的事,本来是好事,但我没经济头脑,一门子傻买,股票的30%本金是信用卡等高额消费贷倒钱,外加70%的贷款,打肿脸冲胖子,4k股,2w股,4w股年年给,年年贷,外加3,3,4的解锁,股票临头一毛不落,反而成了累赘,只是投身于工作和无脑冲,等到媳妇终于开问你的钱呢,才发现,工作、生活、江湖我根本没有分清楚,什么是核心,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江湖需要回归家庭,才发现自己除了工作,还是家庭顶梁柱,那我现在是什么角色,什么定位,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哪里做的不好,下一步怎么办,那年我三十岁, 我迷茫了,脑子只想到我下一个阶段,是钱,换工作,我彻底迷失了。

鬼使神差的我发邮件咨询四哥,四哥竟然很认真的回复了我,再次感谢四哥。

2018年10月ICS组织了我在的最后一次团建,也是我们组最豪华的一次,宁夏沙坡头,所有小伙伴,沙漠狂奔,各种摆拍,合影,夜宿沙漠,帐篷比邻,微光下,大师烧烤,沙漠电影大话西游,开怀畅饮,星光下,沙漠狂吼,放声歌唱,直到沙哑,感情得到了无比的升华,精神无比的放松,那夜永生难忘,我喝了很多,主要是我带着心事,带着离别前的伤感,而大家还一无所知,我也不能言语,入帐后我几乎秒睡,迷迷糊糊,尽管第二天同学们反映,有几个壮汉,酒量好,心情好,大半夜不睡觉,坡头狂吼了一夜!!!

银川high玩后,聚餐时,卫超给大家说,他要离职了,大家突然安静了,空气是那么的寂静,很多人都哭了,我的心情极其复杂,眼泪止不住的打转,因为我知道他要走,是跟我一起走,而我也即将要走,那种感觉说不清,也不能与人说。因为不知道前路如何,混的不好再也没脸,混的好又当如何面对战友。我还得装作领导范安慰大家,鼓励卫超,说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大话,讲自己都不相信的道理。

返程后,不久,卫超就先行离场了,再之后,李丹也离场了。

在之后月余,我跟樊头提了离职,说了缘由,经过认真的讨论,樊头这次没有挽留,只有鼓励,贵人永远会替我着想,北京领导宫智总和小鹏总百忙飞西安深夜畅聊,最终还是决定散。

走之前的一周,把工作日常潜移默化中都安排给了具体的同学,工作交接做的无声无息,找老段聊了很久,交了实底。

最后一晚,我借故请ICS全员吃饭,日常的吃饭,我想给自己作最后的挽留,每个人我都挨个喝了酒,说了话,老段没有来。

是夜,12点多,我返回公司,打包了行李,收拾了工位仅仅留了工牌,黯然离场。1830.



【黯然】 2018年11月31日

8年的绿盟生涯,职业的起点,助我成长的巨人,熟悉的面孔,难以割舍;

8年也见证了绿盟的发展,西研的成长,30-200人,200平到2000平;

迎来送往,给太多的哥们开过送别会,作过离别PPT,点点滴滴记录;

而到自己,是黯然离场;

尤其是ICS组,一个一个招来组建的团队,最后黯然离场,很难受,也对不起大家,走之前本来想学之前的同学们给大家写封邮件,但故事太长太美好,提不起笔,以至于只写了开头,写了结尾,最后没有发出,随着格式化一并消散了。

走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原来的ICS组早已不在,唯有两位美女(小咩,懿梦)还在坚守,虽然队伍庞大,沙盘依旧,但已物是人非。

感谢四哥这次机会,我终于可以鼓起勇气提起这青春美好,陈年往事,也是对过去的美好记忆;也不知道ICS组的同学们能不能看到,不求原谅,但求理解,我们依旧是好战友。

原ICS组现状(我会一直关注大家动态):

我、李丹、卫超、娇娇(绿盟离职时我打听到叫来的)、朱樱(毕业后来的)在一起;老段(和利时-华为);白肖(华为);少帅、国华、梁师、天皇(和利时);韩哲(腾讯-和利时);李阳(区块链);家晨(腾讯);鹏鹏(不好意思,没记住);二超(工行);思涵(年前还待业,近来没问);旭晨、大葱(百度);运筹(阿里);阿伦(深信服);梦远(不明)。



【情结】 2022

远离NS三年,但好像一直都在,活在他的影子里;

我关注所有绿盟人的动态,绿盟的新闻,但从不点赞,也不转发,觉着没脸;

绿离子的群一个没加,想加但不敢;

我对绿盟人保持永远的热爱,包括当年不喜欢的人;

感谢NS的八年,受益终生,蒸蒸日上;

感恩ICS的三年时光,高光时刻;

感谢曾经共事的所有良师益友,江湖再见。

【江湖】 2022 --

* 神级

四哥、虎博、院长、赵博

* 师友

樊头、增哥、侯姐、娟姐、谭、姚兰姐

* 达人

小凯(零时科技)、浩爷(烛照科技)、王照(西财投)

* 西研

汤汤、珊珊、饭饭、宋宋、彭彭、张楠、学龄、阿维、小黑、孙洁、小古、小熊、四牛、艺坤、兴爷、老付、科科、龙龙、毛毛、周黎、老郭、菲姐、甜甜、强强

* 篮球

闫珊、王峰、习飞、穆帅、一民、张鑫、广龙、曹帅、吴磊、恒阳、刘洋、王萌

* ICS

不言中

* 培训

大鲍、小廖、老根、乔妹、兴东、军锋、主席、江伟、阿正、月月、五哥、陈娟、春春、凌志、君君、德龙

* 中场

恐哥、黄俊总、宫总、杨波、李鸿培、Sammi、刘继革总、传安总、曹总、一玲总、振环、琰、吴博、云飞、大明子、球哥、龙安、王豪、尤扬、袁强、赵刚、云玲总、高东、杨涛、马岩、阿克伟、买提、大兴、世伟、静静、方宇、龙飞、粤征

* 前场

虫姐、茄哥、冲哥、大国、刘翔、航哥、刀哥、白玮、张旭、曦曦、成杰、超频、长顺、胜龙、永宝、立煌、晓鹏杨

以上江湖今晚只能想起这么多,天快亮了,不好使,侠客们刀下留情。



2022年3月8日23点 - 3月9日5:36

魑魅魍魉

------------------------------------------------

scz:

李冬半夜里交作业,据他自己说:“半夜确实容易发情,思绪乱飞,一包烟还剩两根。想哪写哪,趁着热呼,赶紧一交,省的明早看了一遍,改来还去,该说不敢说了,不该说的又想起来了”。

2011年夏天,我去西安应届生招聘。李冬当时已经签约,在学校里帮我搬笔试卷子,跟我一起监考。现在想起有点怪怪的,为什么需要我千里迢迢过去现场监考,好像哪里不科学?不管怎么说,2011年夏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李冬,怎么感觉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李冬。

2018年李冬离开NS宇宙前,帮黑岩修好了她2014年出差被砸坏的手机,尽管黑岩自己都忘了那部手机。事后看来,这是一种无声的告别,真讲究。

前些日子听增骏说,李冬把公司从古都搬到了帝都,祝福豪爽的西北小伙。

在此间帮大家记录一下那段青春。来过、见过、笑过、哭过,还能有一些值得记住的朋友,足矣。


知识来源: id=2044f1a6091440877ee076fe54322f65&source_url=https%3A%2F%2Fmp.weixin.qq.com%2Fs%2FU00yjlFEO179d0qxx8jYYw

阅读:197598 | 评论:0 | 标签:无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NSFOCUS旧友记--原西研李冬”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黑帝公告 📢

十年经营持续更新精选优质黑客技术文章Hackdig,帮你成为掌握黑客技术的英雄

🙇🧎营运续持们我助帮↓

标签云 ☁

本页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