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黑客技术中优秀的内容,传播黑客文化,分享黑客技术精华

近30年的开源项目被“夺权”,员工集体离职后成立新项目抗衡

2021-05-28 07:02
“Freenode IRC 网络已经被一个自恋的、特朗普式的、想成为韩国皇室的比特币百万富翁接管了。”——Freenode 前员工 Marco d’itri
知名开源 IRC 网络 Freenode 的控制权正发生重大变化。
两周前,企业家兼“韩国王储” Andrew Lee 宣告其对 Freenode 网络的所有权与控制权,Freenode 众多前成员指控 Lee 通过模糊的法律程序“夺走”了 Freenode,迫使成员们不得不放弃对该网络的控制。开发者们认为这是一次“恶意收购”。为了抗议这种行为,大约有 20 或 30 名 Freenode 员工和开发人员集体退出了该项目。许多人认为此举将对开源社区产生重大影响。
离开 Freenode 后,这些员工建立了 Freenode 网络的替代服务——Libera.Chat,包括大型社区和个人在内的许多 Freenode 用户纷纷将他们的频道从 Freenode 迁移到后者,这使得该网络排名在短短数日内便冲入了全球前十。
成员们逐渐丧失开源项目控制权
Freenode 成立于 1994 年,如今是运行互联网中继聊天 (IRC) 网络最大的自由开源项目。据该项目官方网站称,该网站一直由志愿者运营,已经积累了约 9 万名用户和近 5 万个注册频道。虽然 Freenode 最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但它现在仍是自由软件项目协调的关键站点,对许多开源项目和开发人员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7 年,时任 Freenode 员工负责人的 Christel Dahlskjaer 建立了 Freenode 公司,随后便立即将公司出售给了 Lee。Dahlskjaer 与 Lee 表示,成立这家公司只是为了处理必要的文书工作并提供会议支持,其他日常运营方式不会受到影响。
尽管 Freenode 公司员工们于 2017 年签订了合同,但直到今年大家才开始意识到,公司及项目已经在未经他们同意、甚至以超出他们控制能力的方式作出了一系列强制性运营变更。
无论是否与该公司签订了合同,Freenode 的员工和开发者们都认为网络本身不会被卖来卖去——毕竟员工都是志愿者,并且最初的基础设施也不是 Dahlskjaer 所拥有。
这次矛盾的爆发并非无迹可查。早在今年 2 月,Dahlskjaer 在 Freenode 首页的醒目位置挂上了由 Lee 持有的云虚拟桌面服务商 Shells 的 Logo。这件事情本身无关紧要,毕竟自由开源软件项目经常会接受赞助并发布赞助商广告,但关键是负责网络控制的员工事前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该员工当时就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而这件事最终引发员工们强烈反对的原因之一是来自 Shells 公司的 CTO Mark Karpelès。此人是已倒闭的比特币交易所 Mt. Gox 的创始人,这家交易所因大规模安全漏洞而受到攻击后损失了近 85 万枚比特币(目前总市值高达 334 亿美元)。Karpelès 在东京法院被裁定存在故意篡改记录及掩盖交易所各类损失的行为,但由于不存在以权谋私、挪用公款行为,最终被宣布无罪。
Freenode 前员工 Aaron Jones 在一份长长的辞职信中表示,Dahlskjaer 甚至无法或者不愿向员工们解释这条突然出现的新广告,而是直接选择辞职。不过,Lee 的说法是 Freenode 的员工们“逼迫”Dahlskjaer 辞职,但 Jones 及其他离职员工对此表示否认。此后,Freenode 员工们选举 Tom Wesley(昵称为 tomaw)顶替 Dahlskjaer 的职务。
但就像 Jones 强调的那样,粗暴上线新广告并不是问题的核心。员工不满的是项目新业务方向和新管理层的过度干预。从 2021 年 4 月开始,Lee 的控制权开始持续扩大:

5 月 12 日,Lee(昵称 rasengan)在 GitHub gist 中发布了自己对此次事件的解释——他表示自己已经向 Freenode 注入了数百万美元,对 Freenode 有合法所有权,同时还列举了自己的一些“苦恼”。不过,开发人员对此并不买账。
根据已经辞职的 Freenode 开发人员 Aaron Jones 的说法,“Andrew Lee 的财力远比我们雄厚,我们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Andrew Lee 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因其与李氏朝鲜王朝最后一位国王高宗李熙的孙子李锡有亲属关系,在 2018 年正式成为“朝鲜皇储”。去年 12 月,Lee 还因以 1260 万美元的价格在南加州买下了一处占地 8 公顷的房产而登上新闻头条。(注:韩国皇室还有保留,只是不再执掌政治大权)
除了“皇室”标签,Lee 还创办了不少科技企业。2009 年,创立了私人控股公司 London Trust Media(LTM);2010 年,由于对互联网中继聊天 (IRC) 感兴趣,创办了虚拟私人网络服务 Private Internet Access(PIA)。但在 2019 年 11 月,Lee 以 9,550 万美元的价格将 LTM(及其子公司 PIA)出售给了以色列公司 Kape Technologies。
“从父亲把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我放在键盘前的那一刻起,我就对电脑产生了兴趣,”Lee 在接受《韩国 IT 时报》采访时表示,“早期我并不知道如何使用电脑,但我在 IRC 上认识了一些人,他们帮助我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并教我关于编码以及组织治理、培训过程等方面的知识。”
据《Los Angeles Magazine》报道,Lee 推销高档雪茄、喜欢嘻哈音乐,还是比特币的粉丝。他曾创建比特币交易平台 Mt. Gox Live。虽然无法查证 Lee 的具体身价,但其财务实力毋庸置疑。
离职员工建立新网络,冲入全球前十
Freenode 员工集体离职事件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讨论,很多组织纷纷表示将采取行动。
其中,WikiMedia、Ubuntu、Curl、某谷歌开源团队、自由开源软件开发者欧洲会议、Adafruit 以及多个 Linux 发行版(Gentoo、CentOS、Alphine Linux)已经公开表示将脱离 Freenode 上的频道,转而使用其他 IRC 网络。新的 IRC 网络选项中就包括由 Freenode 离职员工们建立并运营的新网络 Libera.Chat。
在 Lee 宣布拥有 Freenode 所有权及管理权一周之后,从 Freenode 辞职的员工们建立起了 Libera.Chat。Libera Chat 是一家瑞典非营利组织,由自愿参与的员工持有及运营,各位成员均拥有投票权。
Libera.Chat 设立了一支小型成员选举委员会,目前由主席、出纳、项目及社区代表、工程代表 / 副主席以及运营代表组成。组织内的大部分事务都由全体成员共同决定。成员们还选出两位审计员,负责代表成员审计董事会行为。组织每年发布一份透明度报告、详细的记录账目、审计师结论以及董事会自身的标准年度报告。目前 Libera.Chat 全体董事会成员及审计员均为 Freenode 离职员工。
根据 Libera.Chat 的介绍,目前已经有多家组织切换至 Libera.Chat,甚至出现了注册积压状况。截至本周二,Libera.Chat 已经拥有 16000 多位并发用户和 19500 个注册账户。相比之下,就在上周人员大规模流失之前,Freenode 的“注册用户为 90000 名,注册频道则为 50000 个。”目前,Ubuntu、PostgreSQL、Wikimedia、Wikipedia and friends 和 IRCv3 Working Group 都在使用 Libera.Chat。
前 Freenode 员工 Richard Hartmann 表示,Libera.Chat 在上线的短短 24 小时之内就成为互联网第六大 IRC 网络。
当然,还有不少组织正在考量该何去何从。
加密货币项目 Monero 首席维护者 Riccardo Spagni 表示,“我们肯定要脱离 Freenode,我们整个社区在原则上反对这种获取并出售数据的行为。”目前,Monero 在等待利比里亚国内相应基础设施的部署工作,并将在完成之后公布如何迁移,Monero 项目内部成员的意见征求工作也将在下周二开始。此外,Ubuntu、CentOS 等组织将在内部投票之后作出最终决定。
对此,Andrew Lee 回应称:“这些迁移本身正是 IRC 的意义所在——在不同网络之间往来真的非常简单。”他表示,IRC 网络不会像其他基于非公共协议的专有集中服务那样产生严重的厂商锁定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要看用户自己喜欢使用哪种网络。”
但据多个社区或个人报告称,在决定迁移到 Libera.Chat 后,他们拥有的 Freenode 频道被 Andrew Lee 或其团队滥用管理权利而强行夺走。据称,其中部分或全部的理由是 freenode 的新政策方针。受害者既包括 Wikimedia Foundation(维基媒体基金会)及其子项目 Wikipedia(维基百科)、Arch Linux 等大型社区,也包括很多个人用户。Andrew Lee 则表示是近期“政策执行”过程中部分频道被“错误地包括”,并要求涉事频道拥有者与其联系。
结束语
新闻自由基金会 (Freedom of the Press Foundation) 的技术专家 Parker Higgins 表示,长久以来,Freenode 都是自由软件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部分,很难想象这次分裂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他认为,未来可能会看到很多项目在更集中的平台上,而自由软件社区的许多人会对此感到失望。
网络安全工程师 Jackie Singh 表达了对 Freenode 离职员工的感谢。“我 12 岁在 Freenode 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并且幸运地发现了 IRC,”她表示,“如果你想直接与开源项目的维护者及其爱好者联系,没有比 Freenode 更好的方式。长期以来,它一直是我们生活的支柱。尽管有人希望 IRC 回到鼎盛时期,但我们确实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Lee 表示,未来将一如既往地保持 Freenode 的运转,“它将依然是自由开源软件运动的发源地。”但就目前情况来说,会有多少人买账却是未知数。
参考链接:



今日好文推荐



会议推荐
【2021 北京智源大会】正在火爆进行中,图灵奖获得者与来自全球的人工智能顶尖大牛齐聚一堂,与企业家和开发者们一同探讨人工智能的科研理论、商业实践和社会伦理未来方向,分享他们的洞见!超大规模智能模型系统——智源“悟道 2.0”也将在大会现场公布!6 月 1 日 -6 月 3 日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会议中心,就等你了!扫描下方图片二维码或者点击底部**【阅读原文】**报名参会。
点个在看少个 bug
知识来源: www.infoq.cn/article/0vyc09C33zgzYeNbQkLX

阅读:78456 | 评论:0 | 标签:无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近30年的开源项目被“夺权”,员工集体离职后成立新项目抗衡”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永久免费持续更新精选优质黑客技术文章Hackdig,帮你成为掌握黑客技术的英雄

求打赏·赞助·支持💖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