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黑客技术中优秀的内容,传播黑客文化,分享黑客技术精华

兰德报告:谁的故事会赢?信息时代的治国之道

2020-08-27 12:36

2020年7月27日,兰德公司发布报告《Whose Story Wins: Rise of the Noosphere, Noopolitik, and Information-Age Statecraft》。该报告中,作者敦促战略家们考虑一个使美国大战略适应信息时代的新概念,即主张使用“软实力”的新政治形态(noopolitic),用来替代强调“硬实力”的现代政治。作者在文中阐明了美国的对手是如何已经部署了这种黑暗形式的政治(例如,武器化,战略欺骗,认知攻击);提出反击的方法;并讨论未来的“noopolitic”如何依赖于全球公域发生的变化——也就是说,地球上不属于国家管辖范围的部分,所有的国家都应该能够进入。

作者扩展了他们在1999年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1999年题为《Noopolitik的出现:走向美国信息战略》的报告中首次提出的许多想法,在报告中,他们描述了一个环绕全球的新领域:noosphere的出现。作者认为该领域是一个全球性的“思维回路”和“心灵领域”,一种由数字信息革命促成的集体智能形式。随着noosphere的扩张,它将深刻地影响到治国方略。

文章仅供参考,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谁的故事会赢?

——信息时代的治国之道!

作者:DAVID RONFELDT, JOHN ARQUILLA

发布时间:2020年8月

编译:学术plus 临风

来源:

https://www.rand.org/pubs/perspectives/PEA237-1.html

摘要

美国的大战略并没有很好地适应信息时代,需要重新思考。问题的本质不在于技术,美国拥有先进的信息、通信和传感技术。相反,这主要是一种认知上的挑战。无论是国家还是非国家网络的对手都在对美国及其盟国使用新的政治、社会、文化和心理战模式:思想战争、故事之战、记忆操控和认知攻击,所有这些都是故意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消除优势和利用弱点。

鉴于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突出作用,目前对美国来说,最明智的做法是通过合并以下两种思想来重新定位治国方略和大战略:第一种是众所周知的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区别,第二种是不太为人所知的关于地圈、生物圈和无人区的区分。乍一看,这两个似乎毫无关联,但它们正开始以应该被认识到的方式走到一起。这揭示了一种传统现实政治的替代者,新的信息时代的治国方略,我们称之为noopolitik。

(1)硬实力与软实力

传统意义上,战略家们主要从有形的、物质的、“硬”的力量形式、军事力量、经济能力、自然资源等方面进行思考和计划,他们发展现实政治,将其硬权力配置作为一种强调通过武力展示来寻求相对优势的治国方略。

现实政治与noopolitik的对比

现实政治

noopolitik

将美国作为关键分析单元

非政府组织

国家利益至上

共同利益至上

硬实力至上

软实力至上

系统是无政府的,高度冲突的

利益和谐,合作关系

一方得益一方受损的强权政治

双赢是首选

政治是对利益的永无止境的追求

政治是追求的最终目标

有条件的联盟(以威胁为导向)

以安全为目标的联盟

可不遵守道德准则

伦理至关重要

利益、威胁、权力驱使的行为

由共同的价值观、目标驱动的行为

作为“稳态”的力量平衡

作为“稳态”的责任平衡

嵌入民族国家的权力

嵌入“全球结构”的力量

谨慎的操纵信息

致力于信息共享,相互思考

20世纪90年代初,人们开始意识到,非物质的、概念性的、“软”形式的权力观念、价值观、规范、人心之争的重要性与硬权力形式影响一样深远。冷战结束后,人们开始从理论上思考治国之道。从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硬实力在威慑和遏制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正是软实力才结束了数十年来的高风险对峙。此外,随着互联网和其他数字信息技术的兴起,战略家们开始将信息本身视为一种新的力量形式,一种倾向于软性的力量

然而,美国的软实力理念包含了一些未被注意到的缺陷。最初的定义倾向于将软实力视为好,而将硬实力视为坏。从根本上讲,软实力是关于有说服力的吸引力,而硬实力是关于胁迫的。但事实上,软实力既可以通过吸引人的、乐观的、道德的方式,让美国及其盟友看起来很好。也可以用强硬、黑暗、沉重的方式进行使用,如警告、羞辱、谴责、造谣、欺骗、回避来击退目标。此外,软实力本身并不偏袒“好人”;某些恶毒的领导人,或今天的各种独裁领导人,往往表现出渴望和熟练地运用软实力手段,努力在国内外称霸。

这就是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从X国、伊朗和俄罗斯的民族国家行为者到像基地组织、伊斯兰国(IS)和维基解密这样的非国家网络组织的对手,已经很快学会了发展软实力的黑暗方法,尤其是在网络上,以破坏美国社会和其他自由社会,挑战其在世界上的地位。

与此同时,一些更加开放的社会的领导人误解了软实力的概念,把它夸大为聪明的力量,并且忽略了提出一个可以与硬实力的现实政治相匹敌的教条衍生工具。其他人则坚持现实政治,试图使其适应信息时代。这种观念上的惯性,甚至是位置上的惯性,使美国处于一种观念上的劣势,变成了战略上的劣势。在理解和运用软实力方面,美国的概念武器库仍然严重缺乏。

简言之,对手们已经开始部署侵略性的软实力战略和战术,最近称之为“锐实力”的策略比预期的要灵活得多,令华盛顿和其他自由派首都措手不及,毫无准备。最近,新领导人,尤其是华盛顿的新领导人,不但没有重新思考问题,反而继续忽视软实力,转而强调硬实力和现实政治。这种状况应该引起警惕;它应该促使人们意识到迫切需要重新思考信息时代的治国方略。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从现实政治转向noopolitik。

(2)地圈、生物圈和noosphere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欧洲、美国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们一直致力于发展一系列关于地圈、生物圈和noosphere的思考。无论是单独出现还是联合出现,这三个术语都应该被视为理解地球作为一个行星的进化的集合。这些概念在20世纪20年代就已经开始使用。

  • 首先演化出的是一个环绕地球的地圈,由一个地质地幔组成。

  • 下一个是环绕地球的生物层或生物圈,由植物和动物组成。

  • 第三个成长和发展的将是一个环绕地球的心灵领域,一个被称为“大脑层”的“思维层”。

1922年,法国神学家古生物学家皮埃尔·泰尔哈德·德查尔丁、法国数学家埃杜阿尔德·勒罗伊和来访的俄罗斯地球化学家弗拉基米尔·瓦尔纳茨基于1922年在巴黎会面,以推测是否由于人类的成长,地球最终会进化出一个新的层:一个全封闭的思维空间noosphere(来源于希腊语noos,意思是“思想”)。泰尔哈德将noosphere定义为一个环绕地球的“心灵王国”,一个“思维回路”——用他的同事朱利安·赫胥黎(Julian Huxley)后来的话说,是一个“活生生的思想网”和“一个共同的思想池”。对泰尔哈德来说,这既是一个精神上的概念,也是一个科学的概念;对韦纳德斯基来说,这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科学概念,尽管他们都认为它具有民主的政治含义。

起初,noosphere的概念在西方的环境科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中缓慢而有选择性地传播开来。一些早期的信徒被认为在二战后帮助激发了联合国、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和其他“思维层结构”的创建。这个概念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在欧洲和美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继泰尔哈德的《人的现象和人的未来》之后,这一概念成为畅销书。即便如此,这一概念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仍主要在个人中传播。

从那时起,互联网的兴起激发了信息时代无数理论家和先知的意识,即网络空间正在为noosphere的出现提供技术基础。因此,虽然这一概念还没有成为主流,但它现在已经开始在网络平台上广泛传播,而不仅仅是个人;Wired杂志,网站Edge.org网站进化研究所,各种各样的杂志和网站经常刊登文章支持这一概念。最近,不同的技术专家和其他科学家更倾向于开发新的概念,例如集体意识,全球大脑,这些概念有一部分来自大脑,但并不完全集中于大脑。此外,这些替代概念的未来成功必将有助于进一步推进noosphere概念。

(3)作为治国之道的noopolitik

总之,noosphere概念为思考信息时代的政策和战略提供了坚实的逻辑基础。因此,我们的衍生概念noopolitik与软实力相匹配,就像realpolitik与硬实力相匹配一样。没有其他概念可以做到这一点;noosphere提供了最广泛的方式来思考基于信息的领域及其动态。

早在1999年,我们就首次提出将noopolitic作为现实政治的替代品,但其概念的演变却没有进展。从那时起,其他战略家也提出了类似的概念,例如赛博政治、网络政治、信息政治、信息参与、信息治国、信息地缘政治等,但这些概念也没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就个人而言,这些相似概念的定义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概念都是创新的,但迄今为止尚未成功的努力,旨在改善美国应对信息时代威胁、挑战和机遇的概念武库。

所有这些导致两点。首先,noopolitik仍然是在信息时代调整治国方略的一个合理的建议。下一步,即使我们的特定概念没有站稳脚跟,战略家们最好也尽快想出一些非常相似的东西,以免对手继续运用他们自己令人恼火的noopolitik突变,对美国和其他开放社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noosphere的概念对于将noopolitik发展为一种治国之道有着特殊的意义。noosphere最初是一个科学和精神的概念,但它已经获得了一个前瞻性的政治角色。它的扩张意味着观念和其他软实力问题重要性的上升。noosphere主张维护伦理和普世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寻求和谐与善意、自由与正义、多元与民主,以及与个性相协调的集体精神。这是一个反战和环保的概念。

在战略上,它意味着以全球的方式思考和行动,同时关注长远目标,并创造新的机构模式来塑造各个层面的事务。它意味着人类通过各种认知、文化和其他亲密接触而走到一起。它是关于地球和人类的共同进化,因此,它意味着对社会和文化进化的本质的理解远远超过了理论界到目前为止的水平。这意味着让非国家和国家的行为体参与进来,努力创造一种新的世界秩序模式,这种模式不再局限于民族国家作为唯一的组织原则。

noopolitik需要一种全新的看待世界的方式,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一种不同的知识基础,一种不同的评估方法。如何看待硬实力,进而看待现实政治,现在已经相当标准化了。但是,如何更好地理解和运用软实力还远未解决。Noopolitik依赖于了解并找到新的方法来了解那些在传统的治国方略中没有得到很好体现的概念、认知和文化问题。

由于noopolitik最终的结果是关于谁的故事将会获胜,所以叙事必须精心设计以适应现实情境。在当今世界,叙事至关重要,这一点已被广泛接受,但设计它们更像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对于如何建立和运用专业知识,仍能够提出很多新的想法。例如,美国在国外促进民主的努力多年来都没有成功,甚至是有缺陷。如何最好地促进民主很可能成为noopolitik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而答案可能会证明与过去的大战略下所设想的完全不同。

以下是我们建议的一些步骤,有助于推动和推动向Nopolitik的转变:

  • 反思软实力,尤其是其阴暗面。我们不必把这些内容列出来;但现在应该把它弄清楚。

  • 建立可派往冲突地区的国际“特别媒体部队”,通过发现和传播准确的叙述和控制谣言的目的,帮助解决争端。

  • 坚持“谨慎的开放”作为一项战略原则:这意味着根据民主价值观保持开放(尤其是在盟友之间),同时也要建立防范机制,以降低开放所固有的风险。

  • 把“全球公域”的事业作为一个关键的问题领域:尽管许多军事战略家和平民重视这一概念,但这一概念尚未得到公众的承认,而且目前正受到主要传统主义者的挑战,他们更喜欢以主权的名义恢复民族主义或新重商主义政策。

  • 就美国而言,政府要求定期审查国家的“信息态势”:一个人对盟友和对手的信息姿态现在与军事姿态一样重要。后者得到定期审查;现在是时候找出如何最好地评估和加强国家信息态势。

这些措施,以及本视角中提到的其他措施,作为适应信息时代的新的治国模式的基础,可以为从现实政治转向noopolitic打开变革的可能性和机会。它们可以帮助美国及其盟国再次建立在世界上的形象,减轻冲突的痛苦和暴力,振兴外交,特别是公共外交,并使世界走上可持续和平与繁荣的道路,因为现实政治将国际关系视为难以解决的冲突,noopolitik的出发点是对维护我们共同人性的信念,即在治国方略中,思想比军备更重要的信念。

即使是现在,许多通常被归类为地缘政治性质的转变、风险和冲突,经过仔细研究,基本上都是没有政治意义的。例如,在过去的十年中,中东的XX、欧洲的XX、南亚的XX冲突以及XX的抗议运动都具有地缘政治含义,但他们可能更清楚地理解为本质上是非政治性的。在世界各地,无数的认知战争正在进行——意识形态、政治、宗教和文化战争,其目的是塑造人们的思想,并对新兴的noosphere的这个或那个部分进行控制。与此同时,人们也在寻找新的方式,在应对气候变化和难民安置等全球性挑战方面进行相处和合作。在这方面,由noopolitik而不是realpolitic指导的政策和策略可能会更好地为所有政党的共同利益服务。

声明:本文来自学术plus,版权归作者所有。


知识来源: https://www.secrss.com/articles/25056

阅读:11461 | 评论:0 | 标签:无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兰德报告:谁的故事会赢?信息时代的治国之道”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ADS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