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黑客技术中优秀的内容,传播黑客文化,分享黑客技术精华

舆论信息战争:纳卡冲突中的现代网络宣传对抗

2020-10-21 16:19

2020年9月27日前,@Armenia国家官方Twitter账户一直在发布各种软性外交宣传与拉拢游客的内容。

9月24日,该账户在#MovieLovers标签下公布了一份多选测验;25日向粉丝们介绍了当地出道的一种特产山羊奶酪;26日则庆祝了牧师、作曲家及民族英雄Komitas的诞辰。

但就在第二天早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部队之间在争议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爆发了激烈冲突。双方的人员伤亡报告很快出炉。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总理Nikol Pashinyan宣布进入戒严状态并全面启动军事动员。

在Twitter上,@Armenia也瞬间改变态度,于当天下午发布了一段配有激昂配乐的、被火焰吞噬的坦克与装甲车视频。数以百计的Twitter用户发表了评论,其中不少人还点了赞。亚美尼亚政府还在另一频道发布了照片,展示了泥淖滩涂中散落的阿塞拜疆士兵尸体、装备以及被摧毁的人员运输车。在Facebook上,亚美尼亚官方账户在两天前才刚刚向大家致以“平安万岁”的问候,如今已经开始发布装甲部队陷入火海的场面。配上“歼灭阿塞拜疆的坦克和部队!你不能过去!”的标题,这里玩的显然是《指环王》中甘道夫对战炎魔的梗。

@Armenia Facebook账户截图

在阿塞拜疆方面,Baku议会也开始实施戒严令与国家宵禁。@Azerbaijan的Twitter账户不再发布历史、音乐以及风景名胜的片段,转而以“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由上帝精心装饰而成!”进行积极的军事宣传。该国国防部也迅速开始在YouTube及Twitter上发布无人机攻击视频,宣称这些袭击针对亚美尼亚的驻扎地、武器库以及军用车辆。用户们同样纷纷点赞。

在几小时之内,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冲突已经成为二十一世纪线上战争的最新例证。随着战斗的加剧,两国政府都开始通过官方账户发布丰富多彩的引导性宣传,以及近实时战场镜头。很明显,大部分发布内容都经过了剪辑整理,希望吸引更多人观看及转发。这种现象与两国在正面战场上的对抗保持同步,这不仅是对军事行动的回应,同时也很有可能在两国之间引发长期存在的敌对意识,并导致暴力循环的进一步升级。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山区的争端始于现代,1988年2月爆发首轮冲突,造成至少30人死亡。四年之后,双方又爆发一轮残酷的战争,并到1994年由俄罗斯出面调停之前带来高达30000人死亡的恶果。当时,几乎整个区域都已经处于亚美尼亚人的控制之下,约70万阿塞拜疆人被迫撤离。尽管国际社会公认该地区属于阿塞拜疆的领土,但该地区的主要居民为亚美尼亚人,且由该政府控制。

二十多年之后,双方的怨恨情绪没有丝毫消减。最近的调查表明,人们的态度甚至进一步加强。伯明翰大学名誉研究员Kevork Oskanian表示,对亚美尼亚来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问题已经成为他们的生存问题;而阿塞拜疆人则认为这块飞地代表着他们长期无法消除的屈辱象征。

2020年10月3日,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遭遇火箭弹袭击之后,当地一家五金店爆发火灾。

亚美尼亚当局表示,自9月初的冲突以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已经有数百人丧生,其中包括数十名平民。当地14万居民中约有半数流离失所。双方都反复指责对方应为最近的敌对行动负责,包括轰炸平民、雇用国外雇佣军以及散布谎言等等。

亚美尼亚外交部发言人Anna Naghdalyan也指出,这种报复与反报复的循环已经快速将战争扩展到社交媒体层面。她向全世界表示,由她团队管理的@Armenia账户旨在成为“亚美尼亚以及亚美尼亚人民的名片”。但在战争爆发之后,账户的宣传功能也自然需要有所调整。“阿塞拜疆方面一直在散布大量虚假信息……为了能够作出回应,我们一直通过官方账户提供关于实地局势及当前战况的消息。”

Oskanian还公布宣称,双方的战地视频都是“动员工具…与美国对遥远地区的干预不同,这场冲突已经给两国社会及人民造成触手可及且感同身受的影响……任何一方都无法承受失败,因此双方必须以最直观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成功。”

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宣传视频并不是什么新鲜策略,但相关举措在打击ISIS以及叙利亚战争期间才真正得到普及。美国民航部门开始介入,要求对空袭镜头、电子游戏场景以及电影预告片进行修改。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这一切都变得全面公开化,交战两国也通过官方账户运用自己的在线资源展开另一个层面上的相互对抗。

双方都坚称自己是在向公众提供真实可靠的信息,但其中某些内容显然是针对广泛传播所专门设计。例如,一张亚美尼亚牧师手持突击步枪的图片被配上了“信仰与力量”的标题。阿塞拜疆国家边防局甚至发行了一首重金属歌曲“Atəş”(意为「火」),乐队成员身穿制服在军事装备前表演,远处就是火箭弹纷飞的战场。

Twitter上公布的一张牧师手持突击步枪的照片,标题为“信仰与力量”。

政府言论又倒逼战场对抗不断升级。亚美尼亚一方的Pashinyan警告称,南高加索地区正处于全面战争的边缘,而阿塞拜疆总统Ilham Aliyev则提到,除非亚美尼亚同意公布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撤军的时间表,否则绝不会停火。(10月10日,两国同意休战,但很快又指责对方违反了停战协定。)随着前线人员伤亡的增加,线上宣传的力度也在不断提升。在社交媒体上,亚美尼亚官方账户开始使用#阻止阿塞拜疆侵略#亚美尼亚坚强等标签,而阿塞拜疆人则亮出了#打退亚美尼亚占领#卡拉巴赫是阿塞拜疆的土地等标签。

在整个冲突期间,阿塞拜疆国防部一直定期发布无人机视频。9月30日,该国发布了一段空袭镜头,显示对十多名敌方士兵组织的攻击。爆炸过后,敌军尸体飞出镜头,烟雾消散后地面只剩几个俯卧不动的身影。Twitter评论区中又是一片欢呼。

阿塞拜疆国防部也开始重视文艺创作,开始在视频中添加背景音乐,甚至包括从高人气角色扮演游戏《质量效应3》中借来的曲目。(阿塞拜疆外交部发言人并未回应如此选曲的理由,但在通过阿塞拜疆盟友土耳其的官方账户进行宣传时,他们再次使用了这段视频及曲目。)亚美尼亚外交部的Naghdalyan指出,亚美尼亚绝无通过添加配乐或剪辑视频内容的方式“促进敌对行动或加剧仇恨”,但其同时指责阿塞拜疆国防部在视频中使用的配乐可能是在“吸引受众的注意力。”

阿塞拜疆外交部发言人则在一封邮件声明中向全世界宣称,他们发布的视频“希望向更广泛的国际社会通报当地最新动态。”声明还指责亚美尼亚散布“虚假新闻与消息”,并坚称“阿塞拜疆政府官方渠道发布的视频,才是当地最新军事活动及结果的可靠来源。”

从标准的社交媒体传播指标来看,亚美尼亚的在线宣传策略已经起效,而且效果优于阿塞拜疆一方。亚美尼亚的官方Facebook页面及Twitter账户的关注者要比阿塞拜疆多得多,帖子中的点赞、分享及转发量都更高。这可能是因为亚美尼亚方面争取到了更多海外知名人士的支持,其中包括真人秀电视明星卡戴珊。

伯明翰大学研究员Oskanian认为这种对暴力意象的传播不大会对战场产生直接影响,毕竟暴力的使用与蔓延已经成为事实。但他同时强调,在社交媒体上散播大量人员伤亡的内容,可能会破解以和平方式解决冲突的可能性。“对于更广泛的国际社会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双方能够保持在线交互,而单纯发布对杀戮的庆祝以及强调自己的正当性无疑会对关系产生有害的影响。这一切,都将给潜在的和解前景造成严重且持久的损害。”

如果战场上出现僵局,死亡与破坏的画面将有两个社会的民众心中长久萦绕,并加剧双方相互恐惧、相互仇视的心态,最终催生出一个可能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

原文链接:

https://restofworld.org/2020/tweet-and-a-drone-strike/

声明:本文来自安全内参,版权归作者所有。


知识来源: https://www.secrss.com/articles/26419

阅读:16569 | 评论:0 | 标签:无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舆论信息战争:纳卡冲突中的现代网络宣传对抗”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人人都能成为掌握黑客技术的英雄❤

ADS

标签云

本页关键词